《北美行》首页

sanjiao.gif (935 bytes)今日蓝讯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投资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文摘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聊天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分类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信箱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书苑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首页

[北美行1-9期] [北美行10-18期] [北美行19-27期] [北美行28-35期]

[ 上一篇 ] [ 本期目录 ] [ 下一篇 ]

刘姥姥看西洋景

周春梅


一位女友告诉我,有一个暑假她与一帮男孩子去新奥尔良玩,第一次体验了夜总会的滋味。新奥尔良
以法国风味和色情行业出名,风味满街满眼都是,色情的却要进夜总,一行都是来自大陆的留学生,
虽然大家都懵懂,却也壮了胆进了一家夜总会,想开眼界。不过,慌张地丢了二十几元钱给卖色相的
女子后,就又懵懂地出来了。女友直笑话的那些男孩子,出来后在人前吹得很自得。

时常有彼此谈话无顾忌的中国男孩子在我面前卖弄去夜总会的事,仿佛很神秘的地方,走进去都不易的,
又暗示那是很有滋有味的。时间长了,心想,什么了不起,本小姐自己去走一遭,何苦以后再受那些男
孩子的卖弄,再说,我确也存了一份好奇。这时,我已经住到休斯顿了。

被冷落的美男子

我开始收集资料。朋友艾里克告诉我,你是女的,应当去拉贝尔,那儿是美男子跳给女士们看的。我的
眼睛一亮,心想这才对了。

老公帮我找了张可免买门票的广告赠券,但死活不肯陪我去,一口咬定拉贝尔不许男人进去。我便找了
位与我一样好稀奇的女友,约了一个晚上去拉贝尔女士俱乐部。拉贝尔白话翻译过来,就是“赤裸裸”
之意,毫无掩盖,令人一望而知。据说这是休斯顿唯一的女士俱乐部。

去时近九点了,算是早了些。门卫认真地检查证件,保证我们是成人。一人手上敲一个印,一位侍者就
带我们坐下。侍者只穿了黑色的长裤,上身只有脖子上系了黑色的蝴蝶结,个个身材标准,肌肉滚滚,
皮肤亮闪闪的。台上,一位只穿了三角裤的美男子正在扭摆着,台边围着几位手上舞着零钞的女人。这
场面我并不陌生,因为,一位朋友曾经送给我一盘男子脱衣舞的录像带,作为生日礼物。

不过,亲眼看到的,根本没有录像带上那股疯狂劲。夜总会里半满,没有人舞着钞票大喊大叫,也没有
人发狂地扑向舞男们,只有靠墙的一桌,偶尔有个女孩子站起来叫两声。座位上的女人们喝着酒,抽着
烟,懒懒地看着台上,有的只顾自己讲话,只听得到音乐声和播音员一个人充满了“激情”的介绍和起
哄。台上的美男子们只是扭摆着将衣服脱到只剩个三角裤,一边与台边的女人们挤眉弄眼,展示自己各
个部位的肌肉,两、三分钟后跪下,自己动手拉开三角裤一点点,让女人们将一元一张的零钞塞进去,
多数女人最多也不过给个三两元,我直想这可怎么赚钱。

侍者几乎要跪下来似的询问:“请问要喝什么?”两眼直视过来,我们看出去的满眼都是肉,反而自己
有几分尴尬。	

点了喝的,给了小费,我问侍者:“可以带男的来吗?”他向后面一指说:“可以,但他们只能呆在后
面的酒吧台那儿,不能到前面的池子里来。”我们一回头,看见零零星星有几位男子在后面喝酒,想来
是陪老婆或女朋友的。

台上有张卡片,让客人预约大的派对。上面还有民意测验式的问题,询问你到拉贝尔是为了什么:要结
婚了,纪念最后的单身之夜?刚刚办好了离婚手续,要好好庆祝?天天与男朋友或者老公过常规日子,
要解解闷?工作太忙了,女同事们要一起轻松轻松?什么也不是,纯粹是为了找乐子?看来,任何时候,
都有去拉贝尔的理由。

我们喝酒聊天,一边看台上的男子们扭摆。坐在我们后面沙发式座位上的是一位胖女人,独自一人,似乎
喝得不少了,干脆半躺在沙发上。偶尔她站起来走动,与从舞台上下来、在桌子上扭摆的男子讲话,显得
十分熟悉这个地方的人和环境。但多数时候,她是无聊而疲塌的。

我想试试给舞者贴士的滋味,便拿了几块零钱,在一位外表看上去合我胃口的男子上台时,走到舞台前去,
前面已经有两个女孩子。这是个中年人,身体不比年轻人差,扮作粗犷的牛仔,十分阳刚。我十分中意正
在播放的音乐,听起来好象是他在唱。他正在一件件开始脱衣。
人往舞台前一站,与台上的人距离马上拉得十分近。他的确也很会做,当我往台前靠近后,他似乎便忽略
了夜总会里所有其他的人,他的一扭一摆、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很清楚,那满眼的挑逗,仿佛都是冲
着自己一人来的,偶尔眼睛才向全场瞟一下,让人马上感觉到异性的那种生理吸引力,是很强烈的。这样
实实在在的健美肉体,配着男声充满磁性的爱情歌曲,与那种种挑逗,构成一个虚幻的浪漫世界,要迷失
进去似乎也不难,只是要多多地给钱让这样的时刻长长地延续下去。我知道他是对着钱在挑逗,但这情景
却给我一点点诱惑的感觉,不由得我又有几分滑稽的感觉。但我还是很高兴,对着他笑着。

一分多钟后,牛仔在台前单腿跪下,照例地把三角裤拉开一点让我把钱插进去,一边直看到我眼睛里去,
热情地说:“宝贝,你真漂亮。”

这种地方,奉承话就得当作胡说八道来听。我对他笑笑:“谢谢你,你也很英俊的。”

牛仔得寸进尺:“我想要你。”

一边把钱插进三角裤,我一边说:“我已另有所属。再说,你不是想要我,是想要钱。”立刻我有点后
悔自己也太理智和直率的回答。这种地方不就是供人们假戏假做的调情之地吗?关键是自己别自作多情
地相信这都是真的就行了。	

“我真的是想要你,宝贝。”牛仔仍然一脸热情的笑容,并递给我一张他的照片说:“有空来找我。”
一边照例俯下头在我腮边吻吻。

我并不希望他这样做,但是显然每个舞男都认为,这是给观众的回报,他们吻每一个给贴士的女人,我
若拒绝的话,大概会有看不起他的不礼貌的嫌疑,也就随他了。我看到有些女孩子退下来时用手抹抹脸
蛋,象要擦去什么似的。

拿了照片,我对他笑着再谢了一声。坐下来后,我开始佩服起他的职业精神来,不为我的嘲讽所动。

女友喜欢一位大学生,仿佛不过二十,很英俊,有几分清纯之感,至少外表如此。回到座位时她说:“
不吻就好了。”

台上不断地在换舞者,三角裤花色多样。白人、黑人、南美洲人都有,但没见到有亚洲人上台。一位
来自南美洲的男子,真的可以用“奇丽迷人”一词来形容,身材是天生的好,人长长的,头发也长,比
起别的舞男们练出来的肌肉,别有一番情调。因为是天赐的美,才美得特别,不象是这个人间的人,那
身材属于西方森林神话中的插图。

在正舞台跳完后,舞男们转到台下的桌子上跳。很少有顾客走过去,偶尔会看到有个女士站在桌子边上,
两人贴得很近似的在说话。多数时候,四个角落里他们似乎只是自顾自地跳着,很受冷落似的。

女子俱乐部就是热闹不起来。没有录像带上女士们舞着钞票大喊大叫的场面,也没有舞男们与女士们拉
着跳舞的疯狂。光看跳舞,很快也就没劲了。我们两人都是理智型的人,色情对我们并没有太大的引诱,
假戏假做去调情,我们毕竟不习惯。可别的人居然也不起劲,我们是热闹也没得看,不到两个小时,我
们就走了。

看广告,拉贝尔每周有个晚上是“业余舞手之夜”,那些对跳脱衣舞有兴趣的男子,可以上台一显身手,
每次还会评出第一名给予一定的现金奖励。据说,俱乐部靠这种方式发掘新人才,老是那几个人在台上,
常常光顾的客人会觉得单调。

后来才知道,男士俱乐部也是一样的有业余舞手之夜,发掘新的脱衣舞女郎人才。

回去后,我把牛仔的照片对着老公扬扬,说:“什么时候,带我去男士俱乐部吧,拉贝尔太没气氛了。”

我可以碰你,你不可以碰我

不久后,老公、艾里克和我还真就去了“宝贝”男士俱乐部。照例检查证件才放人进去。

人比拉贝尔的多出许多,多数是男子,也有个别带了女伴去的,男女坐一桌,对女顾客一点也不歧视,
并不象拉贝尔那样把男子当作二等顾客圈在后面。装潢上宝贝比拉贝尔气派多了,相比之下,拉贝尔
真是寒酸。色相到底更多是男人的爱好,研究报告说男人喜欢视觉的刺激,女人却是要虚无飘渺的感
觉。难怪休斯顿男士俱乐部无数,女士俱乐部就一个寒酸的拉贝尔。不过,同样是只穿三角裤,连我
这个没有同性恋倾向的女人,也觉得女人是比男人看着有魅力和有趣。我十分同情拉贝尔的那些美男
子,出卖色相时,女人的钱远没有男人的钱那么好赚。

舞台上的女子,与台下的观众一样,有白人。黑人,也有南美洲人和亚洲人。休斯顿族裔混杂,台下
顾客人种各异,台上便也有各色人种满足不同的口味。一个又一个的上台,给贴士的相对拉贝尔踊跃
些,可每个人跳舞,所得不会超过十块钱的贴士,而且好多顾客仿佛只在顾自己聊天,我真不明白。

我问:“这可怎么过日子呀,一个晚上上一次台,还得给老板付上台费,贴士只有几块钱,不是说干
这行最赚钱的吗?”

到底我是外行,老公说:“这点钱当然不够,她们主要靠TABLE DANCE赚钱,单独给一桌跳,几分钟
二十元,外加贴士,一个晚上有几个小时,可以有多少TABLE DANCE跳,钱是不会少的了。”我这才
想到,拉贝尔的美男子们也一定是靠TABLE DANCE的了。

我开始东张西望、我们旁边桌上一位男子,便有一位脱衣舞女郎在他身上扭去扭来,远远看去,俱乐
部里东一桌西一桌的有几个正在进行中的TABLE DANCE,我们边上这桌我看得最清楚,于是我便
舍了台上的看台下的。

只见男子坐在椅子上,两腿长长地伸出去,只穿着三角裤的女郎两腿叉开,好象是跨在他身上一般地
站着,但并没有接触,她蛇一样的扭动着展示自己的身体,极尽挑逗之能,看来乳房都要碰上男子的
脸了。女郎的手偶尔在男子的身上轻轻地划几下,男子坐在那儿,只是两眼上上下下地看着,两人似
乎还在交谈。	

我可以想象得到这位男子欲火中烧的感觉,但很佩服他居然毫不动手的镇静。我问老公:“怎么忍
得住不动手?”

老公说:“忍不住也得忍,脱衣舞酒吧的政策都是只能动眼不能动手。只有跳舞的可以碰你,你不能
碰她。”(后来才知道,舞女不是不可以碰的,只是众目睽睽之下不能碰。有的地方,在私人包厢里,
只要舞女情愿,钞票数足……)

“如果顾客真忍不住了伸个手指头碰一碰呢?”我不放地问。

“那么警卫就来请你出去。”	

印象中,拉贝尔似乎没有这么严格,我似乎有看到女人们的手在舞男的肌肉上划过,有一个节目甚至
是女士们手抓各种彩色颜料在舞男身上乱抹乱涂。真的是男女有别。

我笑了:“那岂不是很难受?‘我可以碰你,你不可以碰我’!惹得心痒痒的却干瞪眼,还要给这么
多钱,真是花钱找罪受呢。”

“呵,男的就是喜欢花钱 找这罪受呢。”老公说。

“男人真是不可理解的动物。”我瞪着他说。

“女人不可理解的地方也很多。”老公显得很公允。

我再侧头看时,那女郎已经站了起来,手中捏着几张票子,但她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坦然地站在那
里,与那位看上去懒洋洋的男子继续他们的对话。

不好意思一直看下去,我便又转向台上。台上是一位越南裔的女孩子,身材很不错,奇怪的是,上去
给贴士的全是同一桌的一帮越南青年。密得别人似乎都没有机会了,她的贴士大概是最多的了。老公
说:“呀,一定是来给她捧场的,大概是男朋友带了一帮人来。”

我真是无法理解:“男朋友来 捧 这个场?!”但我想有这样职业的人,一定是有着我无法理解的价
值观。夫妇都从事跳脱衣舞行业的,我也听说过,两人的收入都不错,彼此过得很融洽。何况,只能
是“我可以碰你,你不可以碰我”,这一行自有它的一套原则,并不是想象的那么肮脏。女人给人看
看,男人被女人摸一两下,大概都不是什么损失。只需要晚上工作几个小时,报酬和付出的劳动力相
比,实在很合算的。

一个多小时后,艾里克开始闹着要回去了,说是没劲,没有舞女主动到桌子上来与他们讲笑、挑逗。
很显然,舞女们常常在池子中走动,寻找TABLE DANCE 的机会。

老公对我说:“都是因为你,你把舞女们都赶跑了。”

的确,凡是有女人的桌上,看不到舞女的影子,她们真的是很识趣的。难怪在女士俱乐部拉贝尔,男
们得被圈在后面,原是不要他们妨碍了老婆、女朋友找乐子,更准确的说,不要妨碍了舞男们的赚钱
机会。

再过了二十多分钟,我也看得有点无聊了,便在艾里克略有不满的咕噜声中一起离开,结束了我的第
二次夜总会探奇行。


1996年休斯顿
*************************************************
* 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北美行>> http://www.lanxun.com/bmx/ 
*************************************************

[北美行1-9期] [北美行10-18期] [北美行19-27期] [北美行28-35期]

[ 上一篇 ] [ 本期目录 ] [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