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xlogo.gif (2779 bytes)

sanjiao.gif (935 bytes)今日蓝讯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投资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文摘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聊天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分类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信箱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书苑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首页
北美行1-9期 北美行10-18期 北美行19-27期 北美行28-35期   北美行首页
dot_clear.gif (43 bytes)

欢迎投稿: bmx@lanxun.com

[ 上一篇 ] [ 本期目录 ] [ 下一篇 ]

               杆杠的政治
---访80-20促进会倡导者之一、前德拉瓦副州长:吴仙标博士及休斯顿 80-20 促进会负责人:白先慎教授

                           王孙

 


    一年半以前,我在一个体育馆里同一千多新移民一起宣誓入了籍。出了大厅,门口有人递给我几张纸条,其中有用于照相、做纪念品之类的减价券,还有一张选民登记表。我心里感到挺热乎的,在美十几年,头一次被老美看到我政治上的存在。事实上,这大概是我一生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在中国时虽然也经常行使公民的权利,但实际上意义较小,每次选票上只有一个可供我圈点的名字。但这种激动很快被要急着赶回去上班的感觉冲跑了。我顺手把手中的纸扔进了停车场的垃圾筒里。走了几步,还是回去把登记表拿回,放进了兜里。

    从九二年开始,通过总统行政命令而得到绿卡的中国留学生有十几万之众,加上随后来团聚的家属,该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到现在,这批人士已陆陆续续取得了入籍资格。据我看来,大部人都在争取早日入籍,但多半不是为了能投神圣的一票,而是基于旅行方便、亲属移民等的考虑。对政治的冷漠大概是中国人的天性。

    回家的路上,我边开车边琢磨登记表上的一条说明:如果参加初选投票的话,应登记成共和党或民主党。但登记归登记,决选时照样可投另一党的票。我心里想,这又是老美的政治实用主义了,如此出尔反尔,如墙上草一般,太也不讲信用了。我们中国人讲究有始有终,忠臣不事二主,确实有骨气多了。记得某一名人曾四度退出国民党,三度退出共产党,虽然没有被任何一方枪毙掉,但还是被人耻笑成是没脊梁骨的政治投机分子。

    我们是决不做政治投机分子的,而我一定投民主党的票。近几年,美国经济繁荣、高科技产业迅猛发展,以克林顿为首的年富力强、富有朝气、具有前瞻力的执政班子功不可没。科技与环保将是二十一世纪的关键,民主党在这几方面都有其非常明确的主张,更何况奉行较开放的移民政策。但我周围的朋友有不少是坚定的“共和党人”,他们大概都忘记了自己也曾经挣过好长时间的最低工资,现在都已达到了中产阶级的水平。对多交税极为不满,对福利政策大不以为然。我劝说他们,“如果被当作二等公民,多挣几个钱又有何用?”“民主党又有什么区别?要钱的时候找你们,过后落井下石。”

        我无言以对。不久以前发生的李文和事件以及所谓的非法献金案,更让我们看到了美国政治的丑恶,民、共两党都只光顾自己的利益,欺善怕恶,哪管作党的原则?我深感自己政治上的幼稚和无奈。拿回家的登记卡也不知放到了何处。

    前不久,原德拉瓦副州长吴仙标博士来休斯顿为关振鹏助选市议员而举办了一个早餐会。我早听说吴博士经过自己的努力打入了美国政界,成功地开创了华人参政的先河,我慕名而去。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吴仙标博士一点不象是一位曾官居要位的政客,一派温文儒雅的学者风范。坐在朱经武,白先慎等教授当中,显得非常合群。他的英语字字音正腔圆,讲话生动而富有感染力。真不愧为一名成功的政治家。其实他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物理学教授。

    会上,吴仙标博士除为关振鹏助选以外,还专题介绍了 80-20理论。吴博士指出,亚裔不管在美国政府机关,公司或是被认为是亚裔强项的学术界都远远得不到应有的机会。他一针见血的指出:亚裔被主流社会排除在外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亚裔自己,因为历次大选亚裔的投票结果基本上是 50-50 ,也就是说有一个亚裔投民主党,就有另一个投共和党。这样就根本无法让候选人重视这个群体。如果投票结果是 80-20的话,结果则完全不一样:进则可四两拨千斤,完全左右大选结果。退则可显示亚裔的政治力量,让政客认识到亚裔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这就是 80-20 的理论基础。

    吴博士旁征博引,把亚裔,特别是华人的参政史,华人的参政意识以及所碰到的挫折一一做了分析。并以犹太人、爱尔兰人及黑人参政的成功经验为鉴,提出了一套合法、合理且可行的战略战术。短短的演讲让我茅塞顿开,感到只要亚裔团结一心,必能取得成功。这使我头一次看到了华人参政的曙光。回家又翻箱倒柜把那张登记表翻了出来,仔细地填好了。

    会后,我深深觉得大多数新移民都有我一样对政治的冷漠,也有同样的彷徨,而且常常只注重原则,往往忽视了策略。如不加以引导,必定重履老华侨的覆辙。所以借吴博士十月底再次来休斯顿助选之际,通过休斯顿80-20行动小组的召集人、休斯顿大学物理系的白先慎教授的介绍,就我所关心的问题进一步请教了吴仙标和白先慎博士。下面是两位先生给我的回答。

    何谓80-20?

    就是利用 2000年的总统大选,充分团结亚裔选民,争取得到百分之八十的选票集中投给对亚裔作出较多承诺的候选人。80-20促进会是由几位著名华裔人士发起,其中包括陈香梅女士、吴仙标先生、加大伯克利的校长田长霖、胡泽群、邓兆祥等。该会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一日在全美八大城市同步召开记者会,发表80-20 宣言。同时通过互联网发起签名和捐款活动。至今为止得到了菲、韩、印、越等族裔的广泛支持。捐款工作也有了很大的进展,短短的几个月,收到了十几万元的捐款。

    80 - 20 的运作程序是:在没有得到足够的承诺之前,亚裔选民不给任何一位候选人捐钱,在通过一个推荐委员会全面考查候选人的言行以后,向全体亚裔选民作出推荐,并通过互联网作广泛的宣传以达到 80-20 的目标。亚裔到底有没有受到歧视? 让统计数据自己说话好了。在美国亚裔人口有近 950 万,约占总人口的 3.5%。但是,在联邦 875 个法官中,亚裔有 7 名,只占 0.8% 。 1998 年柯林顿政府里,有250 个内阁或次内阁位子,可亚裔只占 2 个,正好 0.8%。前 500 家企业主管中只有一位亚裔,而且是他自己创建的。

    照理说学术界是亚裔的强项,但亚裔在大学里当管理人员的机会远远不如黑人甚至西裔人士。如果把管理人员除以教职员工这个比例按各自的族裔计算,那么黑人的这个比例是 0.21 ,也就是说 100 个黑人员工中有 21 个管理人员。土著印地安人是 0.20,白人是 0.16,西裔是0.15,而亚裔则只有可怜的 0.06。

    亚裔人这么少,要左右大选谈何容易?人少没错,但我们却分布在几个战略重地。我们知道,总统并不是直选的,而是通过选举员产生,选民只选各州的选举员。一旦某候选人在该州得胜,这州的选举员全数归他。亚裔在加州占总人口的12%,纽约占5%,新泽西州占5%。而这三州的选举员的总数是总统当选所需的50%。大选时,选民的投票结果通常趋向于 50/50 。历史上 52/48 的结果已经是非常难得了。假设某州有一千万选民,那么取得 52/48 的结果需要多拿 4% x 10,000,000 = 400,000 张票。如果某一族群占1/10的人口,而这一族群能团结一致,以 80/20 的票投给某一候选人,那么其中的差额是 600,000 票,远远多于 400,000 。

    亚裔过去的投票记录基本上是50/50。但是,犹太人几乎是行动一致,难怪喜拉莉拼命在纽约讨好他们,还不远万里跑到以色列去做秀。黑人是 90/10 。他们基本上投民主党的票,他们的情况比较特殊,死保一个党效果非常好。由于亚裔人口比起黑人要少的多,其组成远远比黑人要来得复杂,要大家至始至终支持某一政党,一不现实,二来效果难以乐观。其实,他们也经常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如果他们不喜欢民主党的候选人,大家就集体感冒了,选举的时候一起在家看NBA。其结果两党都极其忌讳得罪黑人。拿柯林顿来说,杰西杰克逊让他过来,他就过来,叫他跳他就跳。而西裔传统上支持共和党,比起亚裔有力得多,但其政治上的影响力较黑人已差了一大截。

    综上所述,只要亚裔团结一致,在关键的几州以决定性的差额选票,利用杠杆的作用,四两拨千斤,完全可以左右大选的结果。

    推荐委员会是如何产生的?

    该委员会的名额分配应以 80-20会员各族裔的比例来决定。较合理的方法是按照注册的选民的比例来分配,但全国的统计数据并不包括亚裔各族裔的比例而无法进行。委员会的成员还将由民主党、共和党及独立人士按比例组成,委员应是有名望的社区领袖并具有足以让人信服的人格。

    委员还应具有下列的条件:
(1)至少 60 岁,具大学本科学位,并在美国住满了 15 年
(2)在一党 (或独立派) 已连续登记了5 年,与现政府没有任何政治、经济上的联系 (没有被提名,不拿工资,没有合同... 等等)
(3) 同意用自己的钱参加在加州举行的两天会议。

    为何支持政党,不支持特定候选人?

    候选人往往只顾眼前,在得到该党提名以前并不太关心能不能在大选得胜,而只对筹钱感兴趣。但政党一般有较长期的政策。况且,政党的政策还将影响总统大选以下的各类选举,如:参议员,众议员,法官,及各州、郡、市的选举等。万一亚裔支持的候选人输掉怎么办? 我们认为并不要紧。如果我们真的有 80-20 的结果,那么两党都会争取我们支持下次的选举。开始可能有些影响,但几个月以后,另一场球赛又开始了。政治本身是非常实际的,政治家一会儿就把过去的好处忘得一干二净。政治上最糟糕的结果并不是支持错了候选人,而是不支持任何一个,或两个都不得罪。

    会谈很快就结束了。我称赞吴先生不但英文讲得棒,中文也非常纯正。他告诉我他生于上海,后随家人去了台湾,随后又去了香港,所以上海话,广东话都说得非常地道。从地源政治角度来看,他倒集中了两岸三地的优势。中国人在这里本来就不多,但由于历史的原因,社区里从各地区来的华人往往分的泾渭分明,社团之间大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有的华裔政治家通过华人社区捐款支持,选上了众议员却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竭力为海峡两岸的一方背书,无疑是给本来已四分五裂的华人社区火上加油。

    笔者以为,要使 80-20 能够长久运作下去,为华人社区造福,为子孙后代造福,切不可把原居住地的党争,政争以及相互的偏见带入到 80-20 中来。过去几十年,上百年甚至几千年的时间里,造成了各地区之间政治、文化、经济的差异,两岸的中国人争了几十年也没搞清楚,何况海外华人。两位教授对此已做了充分的考虑,争取到了两岸三地各类社团的支持。在选择会议地址时就用了一些较中性的场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但我想最关键的时候还是一旦 80-20 取得成功,继续保持这种政策,不为海峡两岸的政治势力所左右,这才是根本。

    吴先生问我有没有做选民登记,我支支吾吾地说,已经填好表了,但没时间去登记。先生严肃地说,既然入了籍,举手宣了誓,那就应履行公民的权利与义务,不去投票不但不考虑子孙后代,也是极不道德的。我听了不禁郝然。赶紧答应他们一有空就去登记。确实,新移民也应吸取老一辈的教训,不可以满足于好工作,大房子,靓车子 ... , 而应积极响应 80-20促进会的呼吁,尽早去做选民登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一个美好的未来。

    后记:

    刚写完文章,收到了白先慎教授送来的电子邮件,告诉我们经过广大侨胞的大力支持,关振鹏律师以 8000多的差额票当选了休斯顿市的不分选区市议员。这是继黄朱慧爱市议员以后,休斯顿华人参政所取得的又一里程碑。

 

*************************************
* 欢迎转载, 请注明出处
* http://www.lanxun.com/bmx
*************************************

[ 上一篇 ] [ 本期目录 ] [ 下一篇 ]

dot_clear.gif (43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