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xlogo.gif (2779 bytes)

sanjiao.gif (935 bytes)今日蓝讯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投资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文摘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聊天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分类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信箱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书苑 sanjiao.gif (935 bytes)蓝讯首页
北美行1-9期 北美行10-18期 北美行19-27期 北美行28-35期   北美行首页
dot_clear.gif (43 bytes)

欢迎投稿: bmx@lanxun.com

[ 上一篇 ] [ 本期目录 ] [ 下一篇 ]

                  江泽民大学履历之谜

                            谭宓

     在江泽民历次公开的个人履历上,都提到他194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他在有关场合也一直以交大毕业生为荣。江泽民1989年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不久,江苏的南京大学在整理旧学籍档案时发现,江泽民1943-1945年曾在南京大学的前身之一的中央大学就读过,并找到了他当年的成绩表和带有照片的借书证。南京大学校方一阵高兴,其校友会赶紧给江主席发了一封“认亲信”。但令他们大失所望,江迟迟没有回信。

    江不回信的奥秘只有历史学家才能回答。原来,他所就读的中央大学是汪精卫伪政府1942年在南京金陵大学校址(今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创办的那一个,而非抗战时西迁重庆的那个正宗的中央大学(其在南京的校址现为东南大学,即原南京工学院)。正常说来,江泽民身陷沦陷区,毕业于与南京一江之隔的扬州中学在几乎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情况下,就近进入南京中央大学入学,实在是人之常情。但在高度政治化的中国社会中,在特别强调正统的传统中,在一贯注重“根红苗壮”的共产党文化里,上一个被重庆的中央大学爱国师生讥为“伪中央大学”就变得不是一件光彩的事,甚至可能成为一个政治污点。如果江公开承认这一经历,他的政敌可能挖苦说,你江氏为何不能象众多热血青年那样,跋涉千里,从沦陷区来大后方报考正宗的中央大学?而就近上了“伪中央大学”?

    这种说法虽然不会置江泽民政治上于死地,但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会损害江的权威,要知道那时他刚刚入主中南海,脚跟尚未站稳。虽然今天的中国政治不再象过去那样死揪着某人的小辫子不放,但在某些时候和场合,一些历史小节仍会起到大作用。以中共中宣部部长丁关根为例,中共内部的一些开明派就是抓住他中学时代集体参加过三青团一事不放,而使这位左派干将的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美梦未能成真。因此,江的沉默实在是可以理解。

    江虽然没有公开认同南大校友会,但他的内心里对中央大学的日子还是存怀念之情。90年代初,江泽民来江苏视察,特地访问了南京大学。南大校方在安排他的行程时,有意把江泽民过去住过的宿舍楼放在他的参观路线上。当江泽民走到这里时,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遥望当年的宿舍,若有所思,显然,他是在怀念半个世纪前难忘的大学岁月。当时,所有的陪同者都停了下来,四周鸦雀无声。南大的领导没有勇气上前说一声,“这就是你当年在此求学的住处,现在仍完好无损”。江泽民也一改愿意高谈阔论历史人文的习惯,来感叹时光的流逝和岁月的沧桑。

    此时此刻,作为书生的江泽民,心中必然会涌起记忆的浪花,多么亲切的故地重游,多么自豪的衣锦还乡!但作为总书记的江泽民却不得不不用理智去抑止住这份人之常情,拒绝认同母校。江泽民当时的反应多少表明他对自己的权威信心不足。尽管中央的组织部门不可能不知道他在中央大学读书的这段经历,但大众媒体却对此一无所知,因此江泽民可能认为还是谨慎为妙。

    一晃六七年过去了。南大校友会已不再对跟总书记和共和国主席“攀亲”抱有奢望了。但峰回路转,1998年9月16日,江苏的《新华日报》突然发表了一篇江泽民写于7月17日的文章,题为《忆历恩虞同志》,纪念这位当年中央大学地下党的领导人(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各报均未转载这一文章)。文中,他提到自己入中央大学电机系读书时,在历恩虞的领导下,1943年冬参加南京反毒品鸦片的斗争。

    江的这篇文章写得自然朴素、亲切感人,绝非出自捉刀人之手。文章的开头很自然,大体是看了公安部的禁毒展览之后,联想到当年自己在南京参加的反鸦片的斗争。当时江泽民还是中央大学的进步青年,尚未入党。历恩虞的领导才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江泽民后来转入上海交大后,还在上海掩护和帮助过从苏北解放区过来的历恩虞,并相处半年之久。历恩虞大学毕业后奉党之命,打入汪伪政权的情报机构,但象无数中共地下工作者一样,这段经历反而使历恩虞终身得不到党的信任和重用,1978年就郁郁而终。尽管如此,江泽民一直与他保持着友谊和联系。1998年春,江泽民从历恩虞的女儿处了解到历恩虞的历史问题最终得到了公正的解决,遂以禁毒为话题撰文纪念老友。

    南京大学校友会为此兴奋不已,连忙组织江泽民当年的一些老校友座谈讨论。其中的一位还拿出珍藏多年的同学临别赠言纪念录,其中记载着江泽民的好友对江泽民的“画像”,这首打油诗写得很幽默,逼真地刻画了青年时代江的个性。大体内容是:江氏泽民,扬州才俊;聪明用功,英语最佳;诗琴书画,无所不通,雅号“江博士”。大学时代没有人会预见到江泽民半个世纪后会成为“一国之君”,因此。这些话都是出自同窗好友的真情实感,绝非阿谀奉承之词。看来,江泽民的多方面的才能在大学时代就显露出来。

    那么,90年代初,与母校“相见不相识”的江泽民,为何在此时却已这种形式与中大校友会公开“认亲”呢?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江此时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无需再顾忌他人抓小辫子。但另一方面,也确实说明江与以往以及现在的一些领导人不同,比较有人情味,不忘旧谊。而怀念老友不能不提自己在中大的这段经历。只有在这时,作为书生的江泽民和作为政治家的江泽民才统一起来。

    江泽民在南京中央大学一直读到1945年日本投降。不久,重庆中央大学复校,南京中央大学解散。其学生经过重新考核后转为正宗中大学生,而其中的工科学生集体并入上海交大。两年后,江从交大毕业。因此江泽民同时拥有中大和交大两个大学的校友身份。

                                                                                                     1999年11月

*************************************
* 欢迎转载, 请注明出处
* http://www.lanxun.com/bmx
*************************************

[ 上一篇 ] [ 本期目录 ] [ 下一篇 ]

dot_clear.gif (43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