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dot_clear.gif (43 bytes)
北美行 今日蓝讯 蓝讯投资 蓝讯文摘 蓝讯聊天 蓝讯分类 蓝讯信箱 蓝讯书苑 蓝讯首页
dot_clear.gif (43 bytes)


蓝讯文摘
第一期
1.1.2000

从遏制到合作
小盗大帝与孔子
美国两大政党
没有电脑怎么办?
古城. 老师.认同
虫虫虫虫飞飞
三家村
客居上海
诗三首
功到雄奇即罪名
绛唇珠袖两寂寞
“佳娃”出世
三个律师
什么是政治 

 
 
 
 
 
 
 
 
 
 
 
 
 
 
 
 


美国两大政党之重要区别
——“大政府"与“小政府”

何志工

    与世界上其它多党制国家的政党相比,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各自特色看上去不是那么显著。美国选民党派色彩较淡,许多人不承认自己属于某一党,选举时,选民往往并非投某一党的票,而是投其所中意的候选人的票。美国两大党的组织制度也不如其它国家政党严密,某人是否属于某党仅以选举登记时注册在某党名下为准。此外,美国国会或州议会表决议案时,议员跨党投票司空见惯。美国政治中的这种现象不免使得不少人得出民主党和共和党没有实质区别的结论。笔者亦曾对美国两大政党是否有实质区别持有疑问,经过粗略考查,得出以下点滴心得。本文认为,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实质问题上存在着深刻的分野,而它们最重要的分歧之一在于对政府在社会经济政策中扮演的角色持迥然不同的立场。

    从思想取向层面来看,美国两大政党分别代表两种差别极大的政治哲学:民主党--自由主义;共和党--保守主义。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在不同的国家里有不同的含义,即使在美国也有不下几十种定义。一般说来,美国当代的自由主义理论推崇革新、容忍与社会平等,主张观念、制度和法律应随社会环境之改变而变迁;而保守主义思想则强调文化延续性,注重传统价值、社会稳定与宗教之作用。

    在具体政治领域,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最大分歧莫过于“大政府”与“小政府”之争。保守主义理论从维护个人自由这个基点出发,坚信政府权力之扩大即意味著个人自由之缩小。这种理论认为,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对社会问题的涉入必定会危及美国文明的根基-个人自由。更有甚者,保守主义理论还认为联邦政府的社会福利、高开支、高税收、及保护少数民族权益等政策均不同程度的造成或深化了美国的社会经济问题,如生产率下降,通货膨胀,中上阶级收入减少,商企界投资热情不高,懒人依赖政府救济等等。

    与此相反,自由主义理论认为,放任的资本主义经济导致了严重的贫富不均、高失业与一系列其它问题,而高度发达的科技与经济发展并没有明显改变美国社会不平等现象,如种族歧视,妇女权益得不到足够保护等。因此,自由主义理论深信,美国社会的急迫问题不是个人权利受到侵犯,而是社会不平等没有得到纠正。同时,自由主义理论还认为,美国诸多的社会经济问题如此之严重,如此之深刻,非得政府出面参与解决不可。换言之,自由主义理论坚信政府权力不是造成美国社会经济问题的原因,而是消除这些问题之重要手段。

    由于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对大、小政府持不同意见,近几十年间,共和党和民主党在诸如拨款、税收、政府调控经济、民权保障、枪支管制、环境保护等问题上明争暗斗,针锋相对。美国两大政党关于政府权力大小之分歧在大选年显得最为突出。   1980年,罗纳德·里根以“小政府”,作为其竞选基调,猛烈抨击民主党的社会经济政策,认为自由主义派的高开支,高税收及“福利社会”政策导致了高速货膨胀、高失业、高利率、高国债与低速增长。1988年,乔治·布什挟里根保守主义当权八年之余威,再次祭起“小政府”旗帜,信誓旦旦地向全国选民保证,   " Read  My Lips No New Taxes", 1992年,民主党时来运转,比尔·克林顿利用美国经济不景气而布什政府应对无力之机,又向全国选民开出沉寂了十二年的“大政府”药方,强调政府必须采取强有力措施,以帮助人们渡过难关。振兴经济,走出萧条。从以上三例来看,,‘大政府,,与“小政府”的药方均为有效,因为美国两大政党在政府权力与作用问题上早已界线分明,只要社会条件与时机有利,争得中间势力同情,政治钟摆的方向将会很明显。

    美国两大党关于大、小政府之争在国会立法中表现得同样激烈。尽管有议员跨党投票现象,总的说来,共和党和民主党对与政府权力有关的议案的表决通常是营垒分明。克林赖1993年当政后,其刺激经济的法案在参议院遭到共和党议员封杀,其联邦赤字减缩法案也受到参众两院共和党议员一致抵制。在布什执政期间,民主党虽在参案两院占有优势,成功地通过了几十个法案,但由于共和党占据白宫,布付利用总统权力将那些与“大政府”有关的法案一一加以否决。四年期间,布什总共否决了近三十个国会两院所通过之法案,只有关于政府对有线电视价格施加控制的一个法案后来又被两院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成为法律,其余均为夭折。克林顿一入主白宫,民主党议员急忙又将被布什否决的一些法案重新通过(如"Family Leave Bill"),交由民主党总统顺利签署。关于大、小政府的党派之争并不限于联邦国会,在美国五十州的州议会里,类似的情形同样存在。

    民主党与共和党,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关于大、小政府的争执实际上已经延续了一个世纪。在十九世纪末美国工业化、城市化兴起的所谓“镀金年代”里,共和党占尽上风,政府对经济放手不管,任卡特尔、辛迪加、托拉斯等垄断形式自由发展,这个时期国会所通过的几个“反托拉斯法”也只不过是虚晃一枪。二十世纪初叶美国兴起“进步主义”运动,试图解决伴之工业化、城市化而来的种种社会弊病,如政治腐败、商企巨子垄断豪夺、工人工作环境恶劣、工资低、工作日长,农民生计维艰等。“进步主义”是一个改良主义运动,它的理论基础是刚诞生不久的美国哲学--实用主义。这个哲学流派的集大成者约翰·杜威开美国现代自由主义先河,明确主张利用政府力量帮助消除社会弊病。由此而进,美国现代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关于大、小政府之争的帷幕正式拉开。

    本世纪二十年代是美国保守主义的黄金岁月。三位共和党总统先后执政,任“看不见的手”自行调节经济,工商业扩展再上楼台,“进步主义”运动寿终正寝。可昔春色易去,好景不长,保守主义的灿烂年华以迅猛而来的经济大崩溃而告终。面对股市震荡,银行倒闭,价格狂跌,失业巨增,胡佛总统回天无术,只得将白宫拱手让给民主党。共和党人1921年人主白宫,将“小政府”路线实施了十二年,到1933年初,政治的接力棒遂传到民主党人手中。

    富兰克林·罗斯福上台之后大刀阔斧推行“新政”,为美国当代自由主义建立了一个庞大而坚实的堡垒。“新政”派自由主义人士认为,1929年的经济大崩溃证明亚当·斯密的放任式古典经济学已经走人死胡同,为避免重蹈复辙,今后政府必须扮演积极的角色。于是,罗斯福让政府出面整顿银行,复兴工业,调整农业,赈济失业大军,创立社会保险,确保工会合法。对“新政派”人士而言,1929年经济崩溃进一步证实资本主义经济供求不平衡,供大于求的危险。需求不足——人们购买力不足,怎么办?“新政派”的答案是借助政府力量刺激需求。在“新政“的年月里,联邦政府斥巨资兴办公共工程,雇用数以百万计人修公路、造桥梁、建水库、开公园植树绿化。“新政”的大政府路线固然没能使美国完全走出经济萧条,但它得危机程度大大缓和,使美国度过了难关。世人都说马克思理论在美国从来没有很大影响,实不知罗斯福“新政派”瞒天过海,从马克思处吸取了部分养料,挽救了资本主义的命运。

    民主党以当代自由主义为理论基础,借“新政”起家,走,“大政府”路线,将下层民众、黑人、及中产阶级吸引在自己的旗帜下,在美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政治王国。罗斯福“新政”影响深远,从哈里·杜鲁门的“公平施政”,到林登·约翰逊的“伟大社会”均是“新政”路线的继续。自三十年代初至七十年代未,民主党自由派称雄美国政坛近半个世纪,“大政府”影响渗透贯穿于整个美国社会。

    六十甲子一轮回。  1980年,保守主义卷土重来。与自由主义的刺激需求理论针锋相对,共和党保守派打出“供应学派理论”和“货币主义”两张王牌,揭民主党“大政府”路线几十年的积弊。保守主义理论指出,经济停滞与通贷膨胀本来从不同时存在,但由于民主党采取刺激需求政策并推行凯恩斯经济理论,美国社会在七十年代未便生长出“滞胀”(Stagnation)这个怪胎。为消除“滞胀”,供应学派和货币主义开出减税、缩小政府开支、放松有关控制性的法规,紧缩银根等药方。八十年代共和党保守主义的经济政策又被称为“里根经济学”,其正面效果在于消除了“滞涨”怪胎,而其负面结果便是使联邦财政赤字极度膨大(部分原因是由于政府收入因减税而减少〕。
    
    与六十年前相似,八十年代的保守主义盛极而衰。与1932的胡佛相似,六十年后的布什因应对经济危机无力而使共和党失去白宫宝座。与六十年前的罗斯福相似,1993年克林顿以“变革”为口号上台执政。然而,历史并不在简单地重复盛衰循环之道,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关于大、小政府之争也并没有转了一圈回到原地。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大政府”与“小政府”的争斗中不断廓清自身形象,不断赋予自身新的存在意义,不断开拓新的政治边疆,不断迎接新的时代挑战。在两大政党关于大、小政府争斗的同时,美国社会也能持续取得政治平衡。

    美国走出了三十年代大萧条,经历了热战与冷战岁月,度过了石油冲击与滞涨侵扰。明天的挑战是什麽?是毒品吞噬全美,是艾滋病不可收拾,是犯罪凶杀无法控制,是生态恶化危及人类,是巨额赤字演成大难,还是其它不可预测之灾?一旦某个问题成为热点,联邦政府该扮演什么角色?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一定会对这个问题明确表态。不难预科,美国两大政党围绕“大政府”与“小政府”问题的驴象之斗还会再战三百余回合。

(原载《北美行》第十七期)